• 奴才的感情 2023-01-13 本文刊載於李筱峰FB

今天是蔣經國過世的日子(1988.1.13),我重貼22年前的文章:

〈奴才的感情〉

(原載2001.05.25自立晚報)

為了不想半夜失眠,我曾告訴自己不要在晚間看一些政客在鬥嘴的電視節目。但是前些天在轉台的時候,又不小心看到一位蔡姓國民黨黨官正在為他們最近以蔣經國為形象的宣傳片說得揚眉瞬目。這位土生土長,年紀與我相近的黨官說:「像我這個年紀的人,對蔣經國先生有一種特殊的感情。」我一聽之下,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過去台灣在世界最長的戒嚴統治及所謂「動員戡亂」體制下﹐蔣經國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戒嚴統治與戡亂體制必須透過嚴密的情治特務系統來推行。1950年起,蔣介石即開始為長男蔣經國,從情報、治安系統起,橫跨黨、政、軍各方面,佈置適當的基礎。50年代中期成立的國家安全局,統攝各情報機關 (如警備總部、調查局、情報局 )。這些如蜘蛛網般的特務系統,成為典型的「特務政治」‧蔣經國是國內外公認的特務頭子。在「肅清匪諜」的理由下,進行整肅異己、翦除異議份子的行動。許多人因為政治見解不同,或只因為說了一句當局不中聽的話,或寫一篇批評時政的文章,便被羅織入罪,惹來殺身之禍,以致家破人亡。從1949年的四六事件,到1960年9月的雷震案,僅僅這十年間,台灣一共發生了上百件的政治案件,約有兩千到三千人遭處決,八千多人被判重刑。其中除了不到九百人是真正共產黨員之外,其餘九千多人是冤案、假案的犧牲者。這些「白色恐怖」慘案,蔣經國難辭其責。想起這些血跡斑斑的歷史,想起那些蒙冤受難的英靈,想起許許多多破碎的家庭,許多換不回的青春與幸福…,我即使不懷恨蔣經國,也很難對他產生特殊的感情。

蔣介石與蔣經國(圖片來源/想想論壇)

 

過去這位特務頭子得天獨厚,有大眾媒體為他粉飾裝扮,所以,不僅白色恐怖的前科不會沾污他的形象,更遑論連油價要不要漲、中秋節要不要放假都得經由他裁示的威權作風,會被罵成鴨霸獨斷了,簡直羨煞阿扁。

翻閱台灣史,在不斷被殖民的各階段歷史中,總會出現一些專門為外來統治者「搬道具、跑龍套」的御用人物。這類奴才,對於被宰制者的苦難,很難產生強烈的關懷,卻對宰制者的一點小惠,受恩感激。如果用過去在台灣實施白色恐怖的特務頭子的形象作宣傳而真能打動台灣人民的話,那真是台灣人的悲哀!我忽然想起胡適說過的一句話—「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立得起來的。」